隆安雁江老街

2017年9月22日00:00:00 发表评论 147 次
摘要

不少外地人只知道雁江有蔚为壮观的利客游,有著名的孔明井,有平坦开阔的新街道,却很少有人知道雁江那风情古朴、可与杨美古镇相媲美的老街。  一走进那饱经风霜的老街,人们便会把它与外面极富现代气息的新街相比,有人说把老街称为小巷更合适些。进入

不少外地人只知道雁江有蔚为壮观的利客游,有著名的孔明井,有平坦开阔的新街道,却很少有人知道雁江那风情古朴、可与杨美古镇相媲美的老街。

  一走进那饱经风霜的老街,人们便会把它与外面极富现代气息的新街相比,有人说把老街称为小巷更合适些。进入小巷,你便会觉得里面是另外一个世界,小巷或弯弯曲曲直通幽寂之处;或笔直延伸下去,一眼望不到头;或巷中有巷,巷中套巷,巷巷相通而又巷巷各异;街街都各有各的名而又各有各的味:临江、富兴、仁慈、安宁……小巷内条石铺成的路面逶迤伸展,踩着那精心铺就的石街漫步,人仿佛是从遥远的明清时代走来。岁月的雨水将条石冲出了一条条细密的吻纹;浅浅的洼痕留着往昔繁华时期人们踩下的脚印;雨水有节奏的滑落声,仿佛是文人们吟诗作赋郊外踏青归来的“得得”马蹄声……

  老街外是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而老街除了那关于繁华的回忆,还多了一份清闲,安逸,巷陌深深,凉风习习,偶有白鸽扑扇着翅膀,立在屋脊上;孩子们那欢快、天真的笑声在这巷那街传来不得不令人感叹岁月的流逝时光的无情;女人们浓重纯正的雁江话,让你如沐春风,情长意绵韵味十足……街上人家多以灰墙青瓦的两层楼房出现,都是豪商巨贾留下来的繁华印迹,外面气势恢宏,屋堂色彩凝重,古香古色。路过部分宅门前,可以看到几个老人正在屋前的走廊上,石柱边,默默对弈、观棋;小巷深处,偶尔也会传来几声有板有眼的粤剧唱腔。

  雁江老街紧贴着右江西岸,不少小巷就是起于河止于河的,河风穿巷而过,小巷浸润在湿润、清碧中,走在巷中,或傍于桥头,似乎人也儒雅了许多……不少外地人只知道雁江有蔚为壮观的利客游,有著名的孔明井,有平坦开阔的新街道,却很少有人知道雁江那风情古朴、可与杨美古镇相媲美的老街。

  一走进那饱经风霜的老街,人们便会把它与外面极富现代气息的新街相比,有人说把老街称为小巷更合适些。进入小巷,你便会觉得里面是另外一个世界,小巷或弯弯曲曲直通幽寂之处;或笔直延伸下去,一眼望不到头;或巷中有巷,巷中套巷,巷巷相通而又巷巷各异;街街都各有各的名而又各有各的味:临江、富兴、仁慈、安宁……小巷内条石铺成的路面逶迤伸展,踩着那精心铺就的石街漫步,人仿佛是从遥远的明清时代走来。岁月的雨水将条石冲出了一条条细密的吻纹;浅浅的洼痕留着往昔繁华时期人们踩下的脚印;雨水有节奏的滑落声,仿佛是文人们吟诗作赋郊外踏青归来的“得得”马蹄声……

  老街外是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而老街除了那关于繁华的回忆,还多了一份清闲,安逸,巷陌深深,凉风习习,偶有白鸽扑扇着翅膀,立在屋脊上;孩子们那欢快、天真的笑声在这巷那街传来不得不令人感叹岁月的流逝时光的无情;女人们浓重纯正的雁江话,让你如沐春风,情长意绵韵味十足……街上人家多以灰墙青瓦的两层楼房出现,都是豪商巨贾留下来的繁华印迹,外面气势恢宏,屋堂色彩凝重,古香古色。路过部分宅门前,可以看到几个老人正在屋前的走廊上,石柱边,默默对弈、观棋;小巷深处,偶尔也会传来几声有板有眼的粤剧唱腔。雁江老街紧贴着右江西岸,不少小巷就是起于河止于河的,河风穿巷而过,小巷浸润在湿润、清碧中,走在巷中,或傍于桥头,似乎人也儒雅了许多……

  有的是昔日的繁华街道,靠着水路交通的发达,当时街上比比皆是豪商巨贾,于是雁江才有了“小香港”的美称。时至今日,尽管许多小巷已难有往日的繁华,大部分街巷仍旧老树生花,商意盎然。每逢丰收季节,街上便堆满了即将外运的水果、竹笋、香米等特产,沿街也停满了外来的货车,不明就里的人还误以为在搞展览呢。

  美名远扬的雁江米粉、雁江粉利就是在小巷深处起源的,真可谓“货好不怕巷子深”哪。夏日时节,出来纳凉,游玩的人也不少,精明的生意人就在自家的门口支起一盏灯,或红色,或绿色,或荧色……有的也别具一格——伸出一二盏灯笼,再摆出一张小桌,围上几张小板凳,玉米粥、八宝粥、绿豆粥、凉拌粉……各种小吃任你挑,一碗两碗随你便,埋头吃上夜霄时,小巷深处会吹来阵阵凉风,惬意极了;初冬时节,在漫出红光的灯笼底下,“风雪”夜归人要上一碗馄饨,或一碗饺子,面对热气腾腾的夜霄,颇感家的幸福和温馨……

  当年在邕求学时,常去有名的中山路美食街吃夜霄,吃来吃去就吃不出家乡老街那味……如今,徜徉于街巷,举目左右,才感受到雁江小巷那独特的自然风味、精巧的艺术构思和老街的人文精神是如何浑然一体的。

  雁江的小巷是雁江老街文化底蕴的一种深层流露,是一幅典雅且充满现代气息的小城风俗画,是城建艺术中一篇纯朴清新的乐章。

  景区地址:南宁市隆安县雁江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