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长城

2017年5月24日00:00:00 发表评论 716 次
摘要

或许朋友们都吵嚷着要结婚的情绪带动了我,这结婚想法的号召力让我无心致力于其他事情,所以我决定暂时出家。2012-11-1610:34:42上传下载附件(237.36KB)这也就是我与黄花城的缘分。经过BABY的一

或许朋友们都吵嚷着要结婚的情绪带动了我,这结婚想法的号召力让我无心致力于其他事情,所以我决定暂时出家。

水长城的图片 第1张
这也就是我与黄花城的缘分。经过BABY的一番苦心,几天的考察商量,终于决定要去水长城。我好奇的问BABY:“那里有水么?”因为在我的脑海里,北京的那些水基本上算不上山水。他像回答白痴一样回答我:“水长城没有水能叫水长城么?”于是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水样透明的长城,“真是废话。”被BABY的一声戏谑给惊醒我的美好幻想。有一搭无一搭的就决定要去水长城画画了。就在去的那天上午,我甚至连颜料都没有准备好。唉,我的可怜的美好愿望,在我出师的时候就已经不利了。我知道是我自己根本没有画画的心情,若能寄情于山水,那么我早就可以超脱七情六欲了。苦笑。

水长城的图片 第2张
路途经过十三陵,恰似没有到过,BABY说几年前还是来过的,那种荒郊野外的场景配合着他那句话,我似乎隐约记得当时我们在一家破旧的农家院点了一个炸花椒芽和一个小鸡炖蘑菇,外加一条什么鱼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候我还年轻啊!单纯的情感,单纯的理想,都已被时间磨砺的像任何女人一样找个好男人就嫁了吧。感觉男人就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虽然知道依靠男人永远没有依靠自己现实的多,但是谁让男人会让自己开心呢!没有心情,什么也做不好啊!
水长城的图片 第3张
望着眼前的小BABY,欲言又止。已经说了太多次了,真是每次都是无言的结局。“小BABY?”“嗯……”他习惯性的回答一声。当初我叫他小BABY时,他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的样子依然清晰的在眼前,还说:“我是小BABY,你是什么呀?”说着就抿嘴一笑,露出那两个可爱的酒窝,再笑大一点,连可爱的小牙也能露出些许。明显就是一个孩子,让我疼爱还来不及。

水长城的图片 第4张
他让我放开怀的看窗外的景象,可每次一到旷野让我惊讶时总想喊他一起看,明知道他在开车要专心。可偏偏就是改不了这剑劲儿。终于经过九拐十八弯,我们到了山脚下停车场。赶上村里修路,只有徒步上山了,幸好不是很远,但是大热天的也走得人像哈巴狗一样吐着舌头,口渴啊!遥远的看到一位胖大妈挎了一篮子的青菜,水嫩嫩绿油油的,咬一口就出青菜汁的感觉驱使着BABY上前问大娘这是什么菜,巨像萝卜樱子。我们俩跟那大娘讨论了半天这菜的味道,最终决定到她这侄媳妇家来吃饭,因为BABY说看大娘的侄媳妇很是厚道。我说好的。因为整个村庄全是农家院,我们几乎是走了一路问到了景区门口看到这大娘的侄媳妇的时候终于有点心动了。我们说好了等我们去景区里面逛逛出来就到这家来吃那我们心仪已久的青菜叶子。

水长城的图片 第5张
景区门票挺便宜。成人三十四。我们俩买了两张成年票进了景区。哇塞!门里门外就是不一样!门外是嘈杂的村庄,摊位,说是村庄不像村庄,说是摊位又很原始,再加上修路,说不出什么感觉,但是一到门里面,空旷!满眼的空旷!大坝!感觉水就要冲下来了!虽然今年比较干旱,但是看到那雄伟的大坝,就感觉水已经快要溢出了。水面很平静。不是那种大涛大浪的感觉,水边有几个人在垂钓。等过了几日才知道这里是绝佳的垂钓地点,绝对的野生鱼。

水长城的图片 第6张
我们爬上那漫长的台阶,才知道自己平时是多么疏于运动,也在感慨着等回家以后一定要多加运动,虽然只是一时的想法,过后无影无踪。此时,头顶晒日头,脚步攀山梯。极目黄花城,红瓦山坳中。攀谈与BABY,话语京郊外,还有这一景,忘返亦无忧。
走到大坝前面,又是一个特别陡峭的山梯,那是坐船或者快艇的地方,可以直接从这里到达半岛。我们在那里等待着来接我们的船。看着对面的山,让我想到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里没有长江那么长,却也峰回路转,让你耳目一新。那条大船缓缓驶来,无数的老头老太太们从船上下来,这时我感慨社会主义好,老年人退休了,就可以这么无忧无虑的游山玩水了,如果还有那份体力和健康,不用为儿女的事情烦心,即使烦心,这也是散心的绝佳之地,何况还有一群朋友,比如我。我们上了船,就几个人,比来时那船要轻松的多。坐在船里吹着湿湿的风,看着移动的山,那样的青翠,山间还有锁道,在那锁道上是相互搀扶的人,几声鸟叫,划破山中寂静的空气,带来一丝仙气。船顺水转弯,我们到了半岛。

水长城的图片 第7张
那里接着另外的水域,在那片水域是可以租船自由划,想想夕阳西下,与爱人泛舟与水上,或是一杆垂钓,那时多么的惬意无暇!想到还要为了生计奔波忙碌,一切的阳春白雪只能在思想的塔里束之高阁。干脆就放开一下,既然来了这里就不要再被那些俗世骚扰了,这里是绝佳的避暑胜地。我们按照指示牌前进,前面就是沙滩和百栗园。山间就该走林荫小道,我们放弃了铺好的石子儿路不走,绕到了水边上的泥土路,两边是茂密的草丛与树枝,水边上是静静垂钓的人,水的网里还网了几条一斤多的鱼,每当看到这些鱼的时候,我总会想到它们快转世了,要念经送送,可惜只会念句最大众的佛号。
一边挡开伸到小路上的树枝与草,一边看着脚下。小BABY在前面开路,突然用很惊讶又天真的语气喊道:“快看快看!它的尾巴!是蓝色的!”我顺着他的手指向看去,哈!是一条小蜥蜴,小小的有手指头那么大,但是尾巴确是天蓝色的,亮亮的真好看!原来大自然还真是造化的祖师啊,什么都有!那小东西也很听话的从石缝中钻出来亮了个像,让我给它拍了几张照片,算是留念吧。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又没走两步,看到BABY在前面突然停下了脚步,同时我也听到了在树枝上的嗖嗖的声音,我赶紧跑到BABY身边问“怎么了?”他说:“蛇”,一边说一边指给我看。哇塞!我是头一次在野外看到过活的蛇啊!还是在路边!感觉惊险又刺激,虽然那条蛇也就一米长。看它搭在树枝上,头探向空中,因为已在树梢,无处可去。“小乖乖,让我拍张照吧!”它乖乖的待在了那里,眼睛也不眨一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